目前日期文章:2007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穿牆人》的女主角諾諾,來自我大學時代的一段往事。這篇文章便是對那段往事的回憶~
鴻鴻


第一次到巴黎,我住了九個月,從不想家。良心不安地拷問自己,才發現真的,台北的一切環境、建築、街巷,都無法讓我留戀。只有聯接上人的記憶,那些角落的形狀、顏色、氣味,才可能產生無可取代的意義。王爾德曾說,人進不了天堂,因為他無法想像什麼樣的處境才叫天堂。而但丁為什麼能直登九重天界?我想,必定是因為有琵亞特麗切的帶領。有了這樣的領路人,恐怕垃圾場也美妙聖潔起來。

我從高中到大學,一直生活在城市的邊陲,僅能默識每天搭公車經過的路線。因而對台北的認識,多半是從我的琵亞特麗切──諾諾開始的。許多地方,我已不記得最後一次經過是什麼時候,但是因為她,第一次的印象卻永難磨滅。

h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穿越真實與幻想的高牆



報導 / 黃怡玫

熱鬧滾滾的台北電影節即將於22日登場,除了來自全球各地的新舊影片讓影迷們目不暇給外,主要的競賽單元「國際青年導演競賽」以及「台北電影獎」更是影壇注目之焦點。本屆「台北電影獎」入圍影片中,除了多部已上映的國片外,只有兩部劇情長片是以台北電影節做為面世登台的處女航,一部是同時入圍「國際青年導演競賽」的《最遙遠的距離》,另一部則是鴻鴻導演首度嘗試科幻風格的奇幻故事《穿牆人》。國片類型長久以來受限於資金之窘迫,無法突破以寫實為主流的風格,過去《雙瞳》、《詭絲》之類驚悚片則在外資挹注以及市場考量下,力圖正面迎擊好萊塢水準的製作規模,卻在過多相似類型影片中鎩羽而歸。這一次,《穿牆人》要帶給台灣觀眾不同於以往的國片觀影經驗!國片擅長的細膩與親切情感仍然不變,但利用「穿牆」這一具有科幻意味的情節設定,鴻鴻意圖打破現實與幻想、當下與未來、甚至藝術與人生的疆界。大膽地利用美術及攝影技巧,將人親土親的拍攝場景轉換為陌生奇異的虛擬世界,鴻鴻希望能夠突破過去國片寫實風格的既定印象,以最單純共通的初戀故事,顛覆觀眾對國片的刻板印象。

《穿牆人》描述在不久的未來,一名叫小鐵的高中生隨著父母遷移到實境城,卻與周遭的世界格格不入,只有在博物館工作的女孩諾諾讓他敞開心胸。有一天意外獲得一塊具有穿越時空的石頭的他,開始穿行於各個虛擬世界,甚至遇見了彷彿是自己的分身-一個被父親遺棄在異世界的女孩,雅紅。他的愛情似乎成為雅紅的救贖,但他所追尋的始終是那個叫諾諾的女孩。一個看似簡單的三角戀情故事中,隱藏了豐富的象徵與隱喻,其中可供挖掘的意涵保證能讓資深影迷大呼過癮。例如,宛如《銀翼殺手》的市集場景、小鐵與雅紅一起觀看國語老片《白屋之戀》(白景瑞,1973),模仿電影中的情節而開啟了雅紅的視界,這是導演鴻鴻對《Sherlock Jr.》(Buster Keaton, 1924)的致敬。片中拍攝的場景看似奇異詭譎,但其實都是在台灣本土拍攝,已經完全被拆毀的紅毛港聚落,雪白如“世界盡頭”的台南鹽田,看看鴻鴻導演如何善用電影技巧將我們居住的島嶼轉化為一個令人驚奇的未來世界。

h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